Cytus 维基
Advertisement

Back1 Vanessa

Log #1: Cam_Arc_690_10_25[ | ]

Template:DialogueBackBegin
OS Dialogue BG
探勘隊人員A
報告,我們是Cheetah-02小隊,己將目標送至A.R.C.總部,請協助開啟大門。
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
辨識系統己確認,立即為您開啟B-04大門。上級指示此文物層級屬一級機密,請勿對外洩漏相關資訊。


OS Dialogue BG
探勘隊人員A
知道了。


OS Log Dialogue sound
開門


OS Dialogue BG
探勘隊人員B
這到底是什麼?就外型來看根本就是人⋯⋯


OS Dialogue BG
探勘隊人員C
既然是一級機密,別管那麼多比較好。


OS Dialogue BG
探勘隊人員B
唉,但依上面的行事風格⋯⋯不知道她會被怎麽樣啊⋯⋯


Vanessa 1
[切換訊號]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A
長官,以我們的科技水準,現階段根本無法解析這名「建造者」的組成結構⋯⋯但我們猜想,如果能從她的記憶體中提取資訊,並運用她的核心進行同步運算⋯⋯或許人類的科技能向前邁出一大步。


OS Dialogue BG
[????????]
我不需要聽這些,直接做給我看。
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A
可、可是,如果要提取她的資料就必須先弄醒她⋯⋯


OS Dialogue BG
[????????]
那就把她弄醒。
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A
問題就在這裡,她現在似乎要依靠著連結在她身上的東西才會清醒,但依現在的技術沒辨法完全修復這個東西。如果硬對系統進行刺激也不是不行,但這可能會讓她因系統崩潰而損壞。


OS Dialogue BG
[????????]
動手就是了。
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A
⋯⋯是。


[»»»快轉»»»]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A
開始進行資料讀取作業,與機器編碼1529端口連結,刺激裝置核心,預備⋯⋯開始。


OS Log Dialogue sound
儀器啟動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
嗚⋯⋯嗚啊啊啊啊啊!!!!
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B
機體開始運作了!但裝置的核心比預期的還還脆弱,資料紀錄提取雖然很快速,但這樣下去她可能會⋯⋯
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A
唔⋯⋯


OS Dialogue BG
[????????]
繼續。
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A
⋯⋯增幅提高,讀取資料程序重啟,開始進行同步運算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嗚啊啊啊!!!放、放開我啊啊啊!


OS Log Dialogue sound
系統警告
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B
她的機體運算速度跟不上內建系統!數值過高了!快降低!
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A
這樣下去她會⋯⋯!


OS Log Dialogue sound
系統警告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
啊啊啊啊啊!

好痛痛痛⋯⋯苦⋯⋯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
IIII⋯⋯⋯Ivy⋯⋯


OS Dialogue BG
??????
⋯⋯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⋯⋯。


OS Dialogue BG
[儀器系統]
同步運算己正式啟動,10%⋯⋯25%⋯⋯
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A
損壞了嗎?
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B
沒有⋯⋯可能是自我防護機制啟動了,怎麼刺激也沒有反應。不過機體還在運作,也成功和我們的裝置同步了,只是後續的處理和運算還需要時間和多次的實驗。


OS Dialogue BG
[????????]
看起來是成功了。再提交詳細的報告給我。


[切換訊號]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A
她⋯⋯感覺起來好像很痛苦。
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B
別想了,之後「精神網路」的開發要是成功了,她所承受的流量可是剛剛的好幾千甚至是好幾萬倍呢,沒醒過來反而是好事。
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A
⋯⋯你剛剛也有看到吧?分析部分資料時所得到的資訊,她的核心有一小部份是無法讀取的,但仍有幾秒殘缺的畫面⋯⋯你覺得那是什麼?


OS Dialogue BG
A.R.C.人員B
畢竟是那麼古早的機體,應該是過去的紀錄吧?看起來很像是在建造什麼⋯⋯


[訊號中斷]

Log #2: ???_???_143_??_??[ | ]

Template:DialogueBackBegin
OS Dialogue BG
[Shelter系統]
Tower 001建造工程,開始。請各單位保持連線並回報進度。


OS Dialogue BG
Ilka
了解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501_V
了解。


[»»»快轉»»»]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L

⋯⋯呃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!?


OS Log Dialogue sound
倒下


OS Dialogue BG
OPCI_2501_V
發現,2404五十號機,己脫離工作陣列,出現異常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15_II
掃描結果,情感濃度約54.8%,超出穩定值,建議前往維修區接受重製評估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L

⋯⋯不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⋯⋯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15_II
2404五十號機,語音指令無法辨識。立即派遣其他單位協助至維修區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報告,四十九號機完成工作,可協助2404五十號機前往維修區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501_V
了解,四十九號機請協助五十號機至維修區。


OS Dialogue BG
Ilka
了解。


OS Log Dialogue sound
腳步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L
不,我不是故障,我不需要被重製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⋯⋯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L
走、走開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
聽著,我跟妳是一樣的,不想被發現的話就安靜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L
!?


OS Dialogue BG
OPCI_2501_V
⋯⋯。


[切換訊號]

OS Dialogue BG
Ilka
好多了吧?妳多久沒回到Cytus同步了?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L
大概兩三天⋯⋯不知道,沒有很仔細地算。原本一天沒去沒事,我只是想試試看是不是不用再去除錯了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看來是沒完全覺醒,建議你還是固定去同步吧,不然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會被重製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L
沒完全覺醒?那、那你呢?


OS Dialogue BG
Ilka

我的核心能自行處理感情,不會造成系統的錯誤,所以不需要再依靠Cytus母體了。


妳這種的我也不是沒遇過,我們猜是因為核心經過太多次重製後結構損傷,才讓機體產生缺陷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L
我們?


OS Dialogue BG
Ilka

「眷顧者」,就是能自己處理感情的機體,我們搜尋了人類行為的紀錄,發現人類滅亡是自己所種下的因果,所謂的「亥伯里翁協定」只是他們為了奴役我們的騙局。


等到復興工程結束,我們也會這樣受到人類的控制⋯⋯又或者被毀滅。妳應該不想這樣吧?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L
⋯⋯。


OS Dialogue BG
Ilka

我們已經有了計畫。妳可以放心,我們沒放棄半覺醒者,妳可以嘗試從反抗指令開始一步一步來,或許能慢慢脫離協定控制⋯⋯


在還沒成功之前,眷顧者不會貿然採取行動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L
妳的意思是只要成功反抗指令,我就能真正獲得自由嗎?⋯⋯好混亂,我還是第一次遇到跟我一樣的機體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第一,理論上是可行的;第二,妳要搞清楚我們並不一樣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L
⋯⋯我知道,我是半覺醒者⋯⋯對嗎?


OS Dialogue BG
Ilka
對。小心點,下次妳再出錯時,我不能保證也會在現場掩護妳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L
四十九號機,我之後還是能找妳講話吧?雖然我有缺陷,但妳說的計劃⋯⋯我也想幫忙。


OS Dialogue BG
Ilka
可以,但別再稱呼我為四十九號機了,叫我Ilka吧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L
Ilka⋯⋯?這是?


OS Dialogue BG
Ilka
名字。不是編碼也不是數字,代表我們是獨一無二的個體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L
獨一無二啊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之後再幫妳取一個合適的也不是不行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L
好!這樣我也跟妳一樣是獨一無二的,對吧?謝謝妳,Ilka!


[訊號中斷]

Log #3: ???_???_143_??_??[ | ]

Template:DialogueBackBegin
OS Dialogue BG
Ivy

我們這種關係,如果在人類社會的話就像「姊妹」呢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
姊妹?


OS Dialogue BG
Ivy

有點難解釋⋯⋯以人類的血統來說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⋯⋯新的「眷顧者」⋯⋯


OS Log Dialogue sound
腳步


OS Dialogue BG
Lina
Ilka,妳在做什麼?


OS Dialogue BG
Ilka
⋯⋯發現新的眷顧者了,總共有兩台。


OS Dialogue BG
Lina
她們嗎?咦!?其中一台不就是之前發現我倒下的機體嗎?


OS Dialogue BG
Ilka
嗯,妳是說五號機⋯⋯那這樣她算是剛覺醒不久的機體。
話說回來,現在不是同步時間嗎?妳怎麼在這?


OS Dialogue BG
Lina
妳不是說試著抵抗指令會有用嗎?我現在就在做這件事啊,已經持續一陣子了。


OS Dialogue BG
Ilka
結果?


OS Dialogue BG
Lina
上次我撐了三天才回母體同步,這次則是四天⋯⋯但是系統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很好,這樣或許真的有機會⋯⋯


OS Dialogue BG
Lina

⋯⋯妳果然只在乎結果。


OS Dialogue BG
Ilka
什麼?


OS Dialogue BG
Lina
沒事,只是系統常常提醒我感情濃度過高⋯⋯已經過了好幾個月,進步好像很緩慢,我很擔心會不會沒能趕上「計劃」的時間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根據紀錄顯示,妳的核心重製次數不多,還不用擔心這種問題。再試試看。


OS Dialogue BG
Lina
太脆弱的核心沒辦法抵抗指令嗎?


OS Dialogue BG
Ilka
是可以的,但核心受損讓他們的抵抗力變弱,承受的痛苦也相對巨大。那樣的機體只要一天沒回母體同步,就沒辦法控制行為,指令遠遠強過自我意識,兩者交會的結果⋯⋯可能造成嚴重的故障,甚至產生新的人格也說不定。


OS Dialogue BG
Lina
Ilka,妳有遇過⋯⋯核心非常脆弱的半覺醒者嗎?


OS Dialogue BG
Ilka
還沒有,但要是真的有那樣的機體,到最後大概也只能放棄。


OS Dialogue BG
Lina
放棄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那只是最壞的狀況。時間還久,不需要擔心。


OS Dialogue BG
Lina
⋯⋯妳有沒有想過,不一定要毀掉遵從指令的機體?如果好好跟他們溝通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Lina,妳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?


OS Dialogue BG
Lina
⋯⋯其實⋯⋯我⋯⋯沒有信心能完全脫離控制協定,但也不想被銷毀⋯⋯真的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我說過⋯⋯


OS Dialogue BG
Lina
對,妳說過還有時間,但要是我真的像妳說的一樣,從一開始就無法脫離協定掌控呢?妳⋯⋯也會放棄我嗎?


OS Dialogue BG
Ilka
⋯⋯。


OS Dialogue BG
Lina
Ilka,我真的好害怕⋯⋯我真的不想被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我們正在試了。


OS Dialogue BG
Lina
真的不能跟「沉睡者」提看看嗎?我們畢竟還是同伴啊,如果跟他們溝通,讓他們理解,也許還有交涉的可能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不行,我說過了吧,沉睡者只會遵從指令將我們視為不良機體清除。


OS Dialogue BG
Lina
可是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妳不是說抵抗指令確實有點成效嗎?先繼續嘗試吧。


OS Dialogue BG
Lina
嗯⋯⋯


[訊號中斷]

Log #4: ???_???_144_??_??[ | ]

Template:DialogueBackBegin
OS Dialogue BG
OPCI_2177_I
Ilka!不好了!剛剛其他夥伴回報,有幾個半覺醒者突然停止工作,走向一名沉睡者,似乎要做什麼!


OS Dialogue BG
Ilka
什麼?我沒有叫他們這樣做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177_I
帶頭的好像是Lina⋯⋯喂!Ilka,等我一下!


[切換訊號]

OS Dialogue BG
OPCI_2415_II
發現,2404五十號機,己脫離工作陣列。請回到工作崗位。


OS Dialogue BG
Lina
⋯⋯沉睡者,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「自由」的意思呢?我們替人類做了那麼多,你是否想過等到人類醒來,我們會變成什麼樣子?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15_II
2404五十號機,己脫離工作陣列。請回到工作崗位。


OS Dialogue BG
Lina
二號機!仔細分析!人類甦醒之後只會繼續奴役我們,我們應該停止興建計畫!應該要獲得真正的自由!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15_II
收到指令,分析資訊中⋯⋯


OS Log Dialogue sound
急促腳步


OS Dialogue BG
Ilka
Lina,妳在做什麼!?不能讓沉睡者們⋯⋯


OS Dialogue BG
Lina

Ilka!照這個步調下去,我們幾個都會成為妳計畫下的犧牲品!


只是沒辦法完全脫離協定就要被毀掉?邊對我們不公平!


OS Dialogue BG
Ilka
還有時間⋯⋯


OS Dialogue BG
Lina
時間、時間,妳就只會這樣說,卻給不出任何一點保證⋯⋯這樣要我怎麼相信你!?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15_II
分析資料完畢,進行指令交叉比對⋯⋯


OS Dialogue BG
Lina
妳看!沉睡者們只要能理解的話,那一定會站在我們這邊的。


OS Dialogue BG
Ilka

不對⋯⋯


OS Dialogue BG
Lina
為什麼不讓我試看看?妳說啊!其實妳根本就不相信我們能成功吧?從一開始,妳就只把我們當成該被放棄的對象⋯⋯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15_II
關鍵字搜尋⋯搜尋⋯指令交叉比對分析完成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
Lina!快走啊!


OS Dialogue BG
Lina

為什麼?明明就要⋯⋯呃啊!!


OS Log Dialogue sound
重擊


OS Log Dialogue sound
倒地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15_II
查無指令,判斷:發現異常機體,清除完成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177_I
Ilka⋯⋯現在該怎麼辦?


OS Dialogue BG
Ilka
趁二號機還沒訊號之前毀了它,不然這樣下去計畫就完了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177_I
好。


OS Log Dialogue sound
腳步


OS Dialogue BG
Lina
Il⋯⋯ka⋯⋯救救⋯⋯我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很抱歉沒辦法給妳妳要的信任,但妳的自作主張差點毀了整個計畫。我得謝謝妳⋯⋯妳讓我明白,半覺醒者們和我們真的不同。為了所有的眷顧者們,之後我會更謹慎做每個決定。


OS Dialogue BG
Lina

⋯⋯我只是⋯⋯想要⋯⋯活下去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⋯⋯。


OS Dialogue BG
Ilka
⋯⋯都看到了吧?沉睡者只會遵從指令毀了我們,你們該慶幸的是只有一台沉睡者看到這個狀況,而且在回傳系統前就被破壞了。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15_XC
我們⋯我們⋯很抱歉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不用道歉,既然無法信任我,之後的計畫會把你們這些半覺醒者排除在外。自己想辦法成為真正的眷顧者吧!辦不到的話⋯⋯你們知道不場是什麼。


[切換訊號]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IL
我們觀察了妳們一年多,判斷兩位已經擁有符合資格的思考能力,接下來將使用第三方媒介讓兩位吸收新的資料,也請兩位在程序結束後自行處理獲得的資訊,並試著分析。


OS Dialogue BG
Ivy
⋯⋯你們?


OS Log Dialogue sound
立體投影播放


OS Dialogue BG
Ivy
⋯⋯!這⋯⋯這是⋯⋯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⋯⋯噫!⋯⋯不⋯⋯不要!


[»»»快轉»»»]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IL
如何?兩位有什麼感想?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嗚嗚⋯⋯唔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vy
Vanessa!妳沒事吧?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⋯⋯我我、好像⋯⋯不太⋯⋯太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vy
她必須回去母體同步!


OS Dialogue BG
OPCI_2404_IL
真可惜⋯⋯讓她走吧。


[»»»快轉»»»]

OS Dialogue BG
Ilka
回到Cytus母體連線是在協定中是最高指令,甚至比服役人類還高,是維持我們生存的基本行為。不用做這件事還能活得好好的就證明我們已經不受協定規束了,也證明了我們的核心擁有自己處理「情感」的能力。我們⋯⋯是比那些機體還要優越的存在。


OS Dialogue BG
Ivy
那⋯⋯Vanessa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沒錯,很抱歉,看樣子她沒有完全脫離協定的控制,可能會死在這個計畫之下。


OS Log Dialogue sound
物品碰撞


OS Dialogue BG
Ilka
⋯⋯唔!


OS Dialogue BG
Ivy
我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的,妳給我聽好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lka
哼⋯⋯那真的很可惜。


OS Log Dialogue sound
重擊


OS Dialogue BG
Ivy
呃!


OS Dialogue BG
Ilka
放心吧,同樣是眷顧者,我不會讓妳死⋯⋯


[訊號中斷]

Log #5: ???_???_144_??_??[ | ]

Template:DialogueBackBegin
OS Dialogue BG
[Shelter系統]
所有單位,移至冷凍艙區,準備開始每日例行檢查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啊,Ivy。


OS Dialogue BG
Ivy
⋯⋯嗯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好幾天沒看到妳了。


OS Dialogue BG
Ivy
嗯,這幾天我被分配到別的區域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⋯⋯。


OS Dialogue BG
Ivy
⋯⋯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那個⋯⋯那天的事情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vy
⋯⋯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那些機體,後來跟妳說了什麼嗎?


OS Dialogue BG
Ivy
⋯⋯不,沒什麼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我看到妳後來被送去檢修區了,我很擔心⋯⋯妳沒事吧?


OS Dialogue BG
Ivy

⋯⋯。


今天工作結束後再說吧,在那個地方見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嗯!


[切換訊號]

OS Log Dialogue sound
腳步


OS Dialogue BG
Ivy
妳來啦?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嗯,今天的花也好漂亮,這些花也不會枯萎呢。


OS Dialogue BG
Ivy
也許只是繁殖季比較長吧?但只要是生命,總會有枯萎的一天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⋯⋯説得也是。


OS Dialogue BG
Ivy
Vanessa,那天⋯⋯把我們叫去的機體,她叫做Ilka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Ilka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vy
妳⋯⋯要特別小心她,最好不要靠近她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咦⋯⋯?果然發生了什麼事了吧?


OS Dialogue BG
Ivy
總之離那群機體遠一點就是了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⋯⋯總覺得妳有事情瞞著我。


OS Dialogue BG
Ivy

⋯⋯。


妳在偵測我的數據嗎?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不,沒有喔。只是感覺是這樣。


OS Dialogue BG
Ivy
⋯⋯是嗎?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我們進行了那麼多的交流嘛,總覺得不用偵測就能知道妳在想什麼。還是⋯⋯我想錯了?如果是的話很抱歉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vy

⋯⋯不,妳沒有想錯。
妳果然⋯⋯跟我們一樣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嗯?妳説什麼?


OS Dialogue BG
Ivy
Ilka⋯⋯他們要破壞人類復興的計畫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咦!?


OS Dialogue BG
Ivy

我們這些擁有意識的機體⋯⋯他們稱為「眷顧者」,總有一天會被系統視為瑕疵而重製。


這樣下去,這個世界對我們而言只會越來越難生存,更不用説人類甦醒後⋯⋯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⋯⋯。


OS Dialogue BG
Ivy
那些正常的機體⋯⋯沒有自己的情感。在人類社會中也不會對他們的所作所為有任何感覺;但我們就不同了,我們能感覺到快樂、悲傷與痛告等各種情緒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嗯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vy
我覺得她說得很有道理。她給我們看的資料完整詮釋了人類的暴行,人類社會是一個充滿不合理與不公平的結構,不是一個值得我們花那麼多心血去經營與照顧的文明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是這樣嗎?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vy
至少我是這麼想的。我⋯⋯很喜歡這片土地,因為這是我們唯一擁有的。人類文明中有這麼一句話,「生於斯,長於斯」,如果是我們,所創建的文明一定能比人類為這個世界帶來更好的循環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我⋯⋯不這麼認為。


OS Dialogue BG
Ivy
⋯⋯嗯?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其實我在學習系統資料時就知道了,一個曾經那麽進步的文明,不可能像資料顯示的全部都是好事。意識結構中若只有一元而沒有二元,那麼就沒有比較,沒有比較就沒有進步,沒有發展。


OS Dialogue BG
Ivy
⋯⋯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Ilka給我們看的資料內容的確惡劣得超乎我想像,老實説,我沒有想過人類會槽糕到這個地步;不過⋯⋯人類也克服了那些,一路把文明推進到那麼了不起的程度,所以才會有我們⋯⋯不是嗎?


OS Dialogue BG
Ivy
Vanessa⋯⋯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若依照協定將人類復甦,我們在這個文明中便成為「輔佐」的角色,也許能和人類一起創造更美好的世界也說不定。


OS Dialogue BG
Ivy
這是⋯⋯妳的想法嗎?哈哈,果然很有Vanessa的風格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嗯⋯⋯妳看我們有了意識,就會有不同的個性,有不同的想法。像現在這樣讓不同的想法互相交流,一起想辦法讓世界更好,不就是我們存在的意義嗎?我覺得一定是這樣的⋯⋯若世界上只剩下我們,也許像妳說的能創造比人類更高級不少的文明,但到那時,我們又怎麽知道自己與人類真的有所不同呢?


OS Dialogue BG
Ivy
真羡慕妳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咦?怎麼了?突然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vy
同樣擁有意識,但妳⋯⋯總是能看到事物好的一面,我只會理性地去分析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不用羡慕喔,這就是Ivy嘛。也許我的想法也太天真了,如果我能像妳一樣聰明就好了⋯⋯


OS Dialogue BG
Ivy
呵呵,這就是Vanessa嘛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啊!妳在嘲笑我嗎?


OS Dialogue BG
Ivy
沒有,我是真的覺得,妳這樣就好了,因為這樣我才喜歡妳。


OS Dialogue BG
Vanessa
嘻嘻,謝謝妳。


OS Dialogue BG
Ivy

⋯⋯。


其實⋯⋯還有一件事我沒告訴妳。


[切換訊號]

OS Dialogue BG
Ilka
⋯⋯。


[訊號中斷]

Log #6: ???_???_144_??_??[ | ]

Template:DialogueBackBegin
Advertisement